紫微斗数古绝

吉运阁 16 0


  太微赋

  斗数至玄至微,理旨难明,虽设问於各篇之中,犹有言而未尽,至如星之分野,各有所属,寿夭贤愚,富贵贫贱,不可一概论议。

  其星分布一十二垣,数定乎三十六位,入庙为奇,失度为虚,大抵以身命为福德之本,加以根源为穷通之资。

  星有同躔,数有分定,须明其生克之要,必详乎得垣失度之分。

  观乎紫微舍躔,司一天仪之象,率列宿而成垣,土星苟居其垣,若可移动,金星专司财库,最怕空亡。

  帝星动则列宿奔驰,贪守空而财源不聚。

  各司其职,不可参差。

  苟或不察其机,更忘其变,则数之造化远矣。

  例曰

  禄逢冲破,吉处藏凶。马遇空亡,终身奔走。

  生逢败地,发也虚花。绝处逢生,生花不败。

  星临庙旺,再观生克之机。命坐强宫,细察制化之理。

  日月最嫌反背,禄马最喜交驰。

  倘居空亡,得失最为要紧。若逢败地,扶持大有奇功。

  紫微天府全依辅弼之功,七杀破军专依羊铃之虐。

  诸星吉,逢凶也吉。诸星凶,逢凶也凶。

  辅弼夹帝为上品,桃花犯主为至淫。

  君臣庆会,材善经邦。

  魁钺同行,位居台辅。

  禄文拱命,贵而且贤。

  日月夹财,不权则富。

  马头带剑,镇卫边疆。

  刑求夹印,刑杖惟司。

  善荫朝纲,仁慈之长。

  贵入贵乡,逢之富贵。

  财居财位,遇者富奢。

  太阳居午,谓之日丽中天,有专权之贵,敌国之富。

  太阴居子,号曰水澄桂萼,得清要之职,忠谏之材。

  紫微辅弼同宫,一呼百诺居上品。文耗居寅卯,谓之众水朝东。

  日月守不如照合,荫福聚不怕凶危。

  贪居亥子,名为犯水桃花。刑遇贪狼,号曰风流彩杖。

  七杀廉贞同位,路上埋屍。破军暗曜同乡,水中作塚。

  禄居奴仆纵有官也奔驰,帝遇凶徒虽获吉而无道。

  帝坐金车则曰金轝捧栉,福安文曜谓之玉袖天香。

  太阳会文昌於官禄,皇殿朝班,富贵全美。

  太阴会文曲於妻宫,蟾宫折桂,文章全盛。

  禄存守於田财,堆金积玉。财荫坐於迁移,巨商高贾。

  耗居禄位,沿途乞食。贪会旺宫,终身鼠窃。

  杀居绝地,天年夭似颜回。贪坐生乡,寿考永如彭祖。

  忌暗同居身命疾厄,沉困尪赢,凶星会於父母迁移,刑伤破祖。

  刑杀同廉贞於官禄,枷扭难逃,官符加刑杀於迁移,离乡遭配。

  善福居空位,天竺生涯。辅弼单守命宫,离宗庶出。

  七杀临於身命加恶杀,必定死亡。铃羊合於命宫遇白虎,须当刑戮。

  官府发於吉曜,流杀怕逢破军。羊陀凭太岁以引行,病符官符皆作祸。

  奏书博士与流禄,尽作吉祥。力士将军同青龙,显其权势。

  童子限如水上泡沤,老人限似风中燃烛。遇杀无制乃流年最忌,

  人生荣辱限元必有休咎,处世孤贫数中逢乎驳杂,学至此诚玄微矣。

  形性赋

  原夫紫微帝座,生为厚重之容。天府尊星,也作纯和之体。

  金乌圆满,玉兔清奇。

  天机为不长不短之姿,情怀好善。武曲乃至要至紧之操,心性果决。

  天同肥满,目秀清奇。廉贞眉宽,口阔面横,为人性暴,好忿好争。

  贪狼为善恶之星,入庙必应长耸,出垣必定顽嚣。

  巨门乃是非之曜,在庙敦厚温良。天相精神,天梁稳重,心事玉洁冰清。

  七杀如子路暴虎冯河,火铃似豫让吞炭装哑。

  暴虎冯河兮目太凶狠,吞炭装哑兮暗狼声沉。

  俊雅文昌眉清目秀,磊落文曲口舌便佞,在庙定生异痣,失陷必有班痕。

  左辅右弼温良规模,端庄高士。天魁天钺具足威仪,重合三台则十全模范。

  擎羊陀罗,形丑貌粗,有矫诈体态。

  破军不仁,背重眉宽,行坐腰斜奸诈好行惊险。

  性貌如春和蔼,乃是禄存之情德。情怀似火锋冲,此诚破耗之威权。

  星论庙旺最怕空亡,杀落空亡竟无威力。

  权禄乃九窍之奇,耗积散平生之福。

  禄逢梁荫抱私财益与他人,耗遇贪狼浽淫情於井底。

  贪星入於马垣易善易恶,恶曜扶同善曜禀性不常。

  财居空亡巴三览四,文曲旺宫闻一知十。暗合廉贞为贪滥之曹吏。

  身命司数实奸盗之技儿,猪屠之流。善禄定是奇高之艺细巧,伶俐之人。

  男居生旺最要得地,女居死绝专看福德。

  命最嫌立於败位,财源却怕逢空亡。

  机刑杀荫孤星论嗣续之宫加恶星忌耗,不为奇特。

  陀耗囚之星守父母之缠,决然破祖刑伤。

  兼之童格宜相,根基要察。

  紫微肥满,天府精神。禄存禄主,也应厚重。

  日月曲相同梁机昌皆为美俊之姿,乃是清奇之格,上长下短目秀眉清。

  贪狼同武曲形小声高而量大,天同如陀忌肥满而目渺。

  擎羊身体遭伤,若遇火铃巨暗必生异痣。又值耗杀定主形丑貌粗。

  若居死绝之限,童子乳哺徒劳其力,老者亦然寿终。

  此数中之纲领,乃为星纬之机关。玩味专精,以参玄妙。

  限有高低星寻喜怒,假如运限驳杂终有浮沉。

  如逢杀地更要推详倘,遇空亡必须细察。精研於此不患不神。

  星垣论

  紫微帝座以辅弼为佐贰,作数中之主星乃有用之源流。是以南北二斗集而成数,为万物之灵。

  盖以水淘溶,则阴阳既济,水盛阳伤,火盛阴灭,二者不可偏废,故知其中者,斯为美矣。

  寅乃木之垣,乃三阳交泰之时,草木萌芽之所,至於卯位,其木至旺矣。贪狼天机是庙乐,故得天相水到寅为之旺相、巨门水得卯为之疏通,木乃土栽培,加以水之浇灌,三方更得文曲水破军水相会尤妙,又加禄存土极美矣。

  巨门水到丑,天梁土到未,陀罗金到於四墓之所,苟或得擎羊金相会,以土为金墓,则金通不凝。加以天府土天同金以生之,是为金趁土肥,顺其德以生成。

  已午乃火位,巳为水土所绝之地,更午垣之火,余气流於巳,水则倒流,火气逆焰,必归於巳。午属火德,能生於已绝之土,所以廉贞火居焉。至於午火,旺照离明洞彻表里,而文曲水入庙。若会紫府,则魁星拱斗,加以天机木贪狼木,谓之变景,愈加奇特。

  申酉金乃西方太白之气,武曲居申而好生,擎羊在酉而用杀,加以巨门禄存陀罗而助之愈急,须得逆行逢善化恶是为妙用。

  亥水属文曲破军之要地,乃文明清高之士,万里派源之洁,如大川之泽不为焦枯。居於亥位将入天河,是故为妙。破军水於子旺之乡,如巨海之浪淜汹涌,可远观而不可近倚,破军是以居焉,若四墓之克,充其弥漫,必得武曲之金使其源流不绝方为妙矣。

  其余诸星以身命推之,无施不可至玄至妙者矣。

  斗数准绳

  命居生旺定富贵,各有所宜。身坐空亡论荣枯,专求其要。

  紫微帝座在南极不能施功,天府令星在南地专能为福。

  天机七杀同宫也善三分,太阴火铃同位反成十恶。

  贪狼为善宿入庙不凶,巨门为恶曜得垣尤美。

  诸凶在紧要之乡最宜制克,若在身命之位却受孤单。

  若见杀星倒限最凶,福荫临之庶几可解。

  大抵在人之机变,更加作意之推详。

  辨生克制化以定穷通,看好恶正偏以言祸福。

  官星居於福地近贵荣财,福星居於官宫却成无用。

  身命得星为要,限度遇吉为荣。

  若言子媳有无,专在擎羊耗杀。逢之则害妻妾亦然。

  相貌逢凶必带破相,疾厄逢忌定有尪赢。

  须言定数以求玄,更在同年之相合,总为纲领用作准绳。

  斗数发微论

  白玉蟾先生曰观天斗数与五星不同,按此星辰与诸术大异。

  四正吉星定为贵,三方杀拱少为奇。

  对照兮详凶详吉,合照兮观贱观荣。

  吉星入垣则为吉,凶星失地则为凶。

  命逢紫微非特寿而且荣,身遇杀星不但贫而且贱。

  左右会於紫府极品之尊,科权陷於凶乡功名蹭蹬。

  行限逢乎弱地未必为灾,立命会在强宫必能降福。

  羊陀七杀限运莫逢,逢之定有刑伤。(劫空伤使在内合断)

  天哭丧门流年莫遇,遇之实防破害。

  南斗主限必生男,北斗加临先得女。

  科星居於陷地,灯火辛勤。昌曲在於凶乡,林泉冷淡。

  奸谋频设,紫微愧遇破军。淫奔大行,红鸾差逢贪宿。

  命身相克,则心乱而不闲。玄媪三宫,则邪淫而耽酒。(即天姚星)

  杀临三位,定然妻子不和。巨到二宫,必是兄弟无义。

  刑杀守子,宫子难奉老。诸凶照财,帛聚散无常。

  羊陀守疾厄,眼目昏盲。火铃到迁移,长途寂寞。

  尊星列贱位,主人多劳。恶星应八宫,奴仆无助。

  官禄遇紫府,富而且贵。田宅遇破军,先破後成。

  福德遇空劫,奔走无力。相貌加刑杀,刑克难免。

  後学者执此推详,万无一失。

标签: #星座 #紫薇斗数 #紫微斗数 #斗数 #紫微

  • 评论列表

留言评论